6月12日,Apifiny CEO Haohan 在FinExtra上发表了《It’s About Time: Disruptive Settlement Technologies Are Coming to Banks》一文,文中Haohan对现有清结算体系所面临的痛点做了详细的分析,他认为银行接入颠覆性结算技术的时代已经来临,详细内容如下:

重塑结算方式的竞赛正在进行中。随着用户对结算效率要求的提高以及新技术的上线,银行面临着满足客户更高需求的压力。

20多年前,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例如搜索引擎可以将世界上的信息瞬间传送到我们的屏幕和指尖。然而,在即时信息传递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中方方面面的今天,价值传递依然滞后。尽管电子邮件、新闻和独立电影可以通过按键在全球范围内闪现,但跨境货币交易的结算却仍需数天。

从机构融资到零售,这种滞后都显而易见。在大多数股票交易市场,仍是T+2(交易日加两天)交易制度,这意味着结算发生在订单执行两个完整的工作日之后,即使是最有信誉的券商也是如此。同时,对跨境支付的期望也必须相应降低,最著名的国际汇款服务需要3-5个工作日才能协调好各国之间的现金电汇。

在一个即时获取信息已成为常态的世界里,较长的结算时间致使金融效率低下。在整个错综复杂的机制网络中,每一环都可能造成结算速度缓慢。银行系统虽然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却要承担造成整体缓慢不公平的责任。资金需求、货币交易所的多头交易和中间商的雷区都是导致跨境支付结算速度缓慢的原因。

对于股票和证券来说,T+2结算时间太长了。等待交收的时间可能会使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资产流失,这一滞后可能会严重压缩流动性。 用于结算的资金越多,机构投资者、散户交易员、金融机构可供全面执行策略的资金就越少。

现在是银行向前迈进的最好时机:新技术的到来,使结算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这一重要的金融机制将在这个时代实时发挥作用。

寻找替代品

如今的跨境汇款现状,为了解传统结算系统的问题提供了一个清晰的窗口。由于每一种主流法定货币都有自己独立的跨境支付结算系统,因此跨境支付必须先通过位于不同国家(地区)的许多代理银行进行, 然后才能实现结算。

众所周知,为银行、投资者和企业处理全球结算的组织有很多。它们包括每天清算5万亿美元的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SWIFT),以及负责跨境和国内结算的另外1.5万亿规模的票据交易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CHIPS)。同时在证券方面,美国存托信托与结算公司(DTCC)每天负责监督的交易总额达数万亿美元。

以上这些实体在全球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目前,它们仍使用过时的后端技术,这也反应出它们的时代性——DTCC和SWIFT都是1973年推出的,而CHIPS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53年。这三者都必须通过一个由多种货币、平台、法规和市场组成的复杂体系来运作,而这种方式通常缺乏凝聚力或有效的国际互操作性。网络的出现,让这三者都变得更好,但仍然需要数小时或数天来衡量它们的资产转移响应时间。

银行业的下一代技术浪潮,将以分布式账本技术(DLT)的形式出现。随着数字资产的日益复杂化,包括诸如加密货币之类的突破,DLT引起了全球银行和创新者的兴趣,它们正在寻求更好的方式以满足银行的结算需求。

在DLT方面进入结算的参与者包括备受瞩目的Ripple,该公司正在寻求通过RippleNet全球支付网络解决该行业的问题。然而到目前为止,Ripple的大规模采用速度一直很慢,其XRP加密货币的动荡使银行不愿使用该系统,但其XCurrent Messaging技术除外。新兴的DLT竞争也可以在Baton Systems和Copper等参与者中看到,后者最近宣布推出其ClearLoop系统,用于在交易所外即时结算的加密货币交易。 Roxe是超越DLT的新进入者,它充分利用区块链技术来创建一个统一的清算和结算网络,该网络将银行和全球金融系统连接起来。Roxe将为银行提供即时,更可靠的全球资产转移服务。

银行的更好选择

银行是否准备好了重新思考如何加快结算速度,来满足客户的需求?

这样做的好处是巨大的。更快的结算速度减少了银行及其客户对货币、股票或任何其他正在交易的资产价值波动中的风险。区块链技术还提供了一个清晰、公开的交易历史记录,而不是今天仍然盛行的不透明流程。当银行降低风险和增加透明度时,所有利益相关者都会受益。

最终,除了技术进步外,网络效应还将决定升级的飞行时间和飞行距离。随着越来越多的银行意识到它们可以信任下一波技术并共同前进时,结算的新时代将真正到来。